当前位置:首页>>党政工团>>国旗下的演讲
学 着 蹲 下
发布日期:2010-05-12
学  着  蹲  下
高291班
草坪上,父亲在教五六岁的儿子练习棒球传球。花样不断翻新,难度逐渐增加,儿子接球却很轻松,仿佛具备与大人平等传球的能力。原来父亲一直蹲在地上,为的是保持与对方一样的高度,从对方的高度来理解球、处理球。
很多时候,我们也该像这位父亲一样,学着蹲下。当然,并非“身”之蹲,而是“心”之蹲。
蹲下,于人可以消除落差,让别人平视,平等待人,尊重别人。三国时的吕岱位高权重,名声显赫,但能虚心听取批评。他的朋友徐厚为人忠厚耿直,常常毫不留情地批评吕岱的缺点。吕岱的部属对徐厚不满,认为其太狂妄,并将此告诉吕岱,可吕岱反而更加尊重和亲近徐厚。徐厚死后,吕岱失声痛苦,边哭边诉:“徐厚啊,以后我从哪儿去听自己的过失呀!”吕岱的“蹲下”,是放下权贵,是维护平等与尊严,“蹲下”的同时,亦与别人是一种心灵交流。京剧大师梅兰芳,同样懂得“蹲下”。一次,齐白石和梅兰芳同去赴宴,白石老人先到,其他宾客皆是社会名流,或西装革履或长袍马褂,齐白石布衣布鞋,显得有些寒酸,不引人注意。不久梅兰芳到,主人高兴相迎,宾客们蜂拥而上,一一同他握手。可梅兰芳知道齐白石也来赴宴,便四下环顾,寻找老师。忽然他看到被冷落在一旁的白石老人。于是他让开别人一只只伸过来的手,挤出人群向画家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“老师”,向他致意问安,在座的人见状很惊讶。齐白石深受感动,几天后特向梅兰芳馈赠《雪中送炭图》,并题诗道——“记得前朝享太平,布衣尊贵动公卿。如今沦落长安市,幸有梅郎识姓名。”
“蹲下”,貌似身子“低下”了,实则“形象”高大了;貌似“身份”低下了,实则“人格”高尚了;貌似思想“低下”了,实则境界“高远了”。“蹲下”非但于已毫发无损,而且于己于人大有裨益,何乐而不为呢?